九寨溝,永遠的綠色流淌

發布者:徐晨光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布時間:2019-09-30 10:56:22

九寨溝,永遠的綠色流淌

杜慶文 

無論你踏遍世界所有角落,欣賞過萬千亮麗的風光,只要來到這里,你就來到了一個空靈澄澈、異彩斑斕,而絕對叫你奇罕震撼的綠色世界。

這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的一場春雷擾醒了的安徒生!

——九寨溝,靈山、奇水、獨特的族群。

九寨溝,也許是女媧、伏羲神秘媾和的凈土,也許是神農羽化之后的百草園。她以絕色的嫵媚,迷得八荒騷動,五洲潮涌,各膚色人群不甘寂寞,挈婦將雛,呼朋引伴,紛至沓來。

——擺脫孤獨,消解抑郁,除卻悲涼,頂禮膜拜;尋幽覽勝,度假休閑,盡其天性,樂此不疲。

抑或選擇一個尊崇的仰角,占有一隅濃縮了的靜謐,咀嚼一下節奏自如而輕松質感的生活,我們可以探索和求證生命的真諦。

九寨溝,酷似人類綻放終極理想的天堂王國。

九寨溝,儼若流浪者們放牧心靈、歡歌遺夢的自由溫床。

也許受旨于天籟,淡泊秀雅,寧靜寬宏,她縮短了基督教所說的神與凡人的絕對距離,或者一不小心附和了釋家所謂“人皆可以成佛”的莊重海口。

川藏岷山。雪峰銀浪。諾爾蓋大草地和一條撼世的“紅飄帶”。

大素、大綠和大紅構成了九寨溝無限風光的主體背景。

那不是空曠高懸的畫幕,而是冷峻嚴正的父本與溫柔熱烈的母本的復印,正是他們激情孕育了她——當下寰球絕美而未被污染了的玉潔冰藍。

試看中國工農紅軍當年穿越過的岷山麾下,九寨溝延伸百二余里,兩岸峰巒靈秀,森林莽莽。她似乎洞明了無窮遠大的仙界:銀霧縹緲,揭其蒼冥之秘笈;清輝幽幽,兼收瑤池之玄奇,叫人清純靜雅,超凡脫俗;英雄浩歌,紅旗飄向遠方,熱烈著憧憬的美好。

昵近九寨,試看翠屏開處,長海清流,騰躍黃龍;五花梯水,彩釉金銀;池呈五彩,美輪美奐,盡其波光瀲滟之妙。蘆花飄零,微傷感人;雙松臥水,春夢不醒;箭竹排浮,層疊粼動……抑或借助摩天的海拔,一路美景盡收眼底。你俯瞰到的,諦聽到的,無不清幽蔚藍,晶瑩脈動,空音悅耳,意境萬千。特別是那沿著山中的緩坡滾蕩傾瀉的飛瀑玉液,叫人聯想到從卡斯特地貌形成的溶洞里漫涌的鐘乳瓊漿,陣陣清冽浸潤心室,使你純潔得戰栗,一掃了平日里的污濁。

蘭溪漫涌,梳理著無數墩長發般的靈性水草,仿佛神憩其中,忘卻形骸而溫情沐浴。水中有石,玲瓏剔透,像是大自然隨意的素描。此刻,你可以聽出水與石相觸摸的默契,有如情人溫馨的愛撫,叫人頓生徐自摩《沙揚娜拉》里的“我”與扶桑少女擦肩時的心跳……赤足涉越,擁抱瀑水,接受浪花的嬉戲和魚兒的啄吻,又使你童心復蘇,愉悅異常。

仰望九寨,景佳人美,情在景中,人景如畫。

水是九寨溝的魂,靈動的是阿壩人的精神,丹青難繪。阿壩人的心胸坦蕩和愛憎分明,其實早已融入那一百零八塊“碎鏡”之海,以及諾日朗瀑布憤怒的濤聲和孔雀河燦爛的霓裳之中。也就在這時,他們心中的男神和女神,似乎已經追回了那面由風月磨成的愛情寶鏡,佑護著碧綠圣潔的山水家園。作為游人,你可以在湖光山色中守望芬芳,忘卻形骸,神飛天外,以體驗生命價值全新的提升。

往日的九寨溝人,寂寞深山,自得其樂。他們禮尚往來僅限于內,藏管羌笛不聞于外,但這不等于那些甘于平庸者的偏執與怯懦;阿壩州的藏、羌后裔的粗獷豪放,淳樸和善良,絕不是曠久閉塞、野蠻愚昧的同義語;他們開拓九寨溝文明之壯舉,心態是驚喜的,也是平和的,絕沒有強盜的驕矜與狂妄,野蠻與血腥。不是么?當初他們為了躲避戰亂,生活安康,傳承經脈,走進九寨溝是超然的大勇;為了和諧生存,同心同德,奮發圖強,完美九寨溝乃非凡的大智;經幡飄處,經筒輪轉,酥油茶香,青稞醇美,恰好印證了藏、羌民族彌足珍貴的文化操守。而今,正因為有了這樣與時俱進、脫貧致富、歡樂祥和的盛世民族,才有了九寨溝這樣供世人激賞、釋放和覺悟的極致景觀。

醉臥九寨,那豐腴的綠色,格桑的芳菲,爛熳的紅葉,素潔的禪機,一掃人們往日躁動的喧囂,角逐的疲憊。驀地,心靈若山間的碧泉、藍天的白云一般凈化了。殊不知,這正是上天給予蕓蕓眾生的圣水洗禮。

回首九寨,你會發現,她是集地球表面軟體附著物的精華之大美呈于世人的,雖不像阿爾泰山和長白山的苔原那樣靜穆冷寂與孤獨,也不像呼倫貝爾大草原那樣平曠雄野與霸氣,也不像南美洲亞馬遜流域的壯闊遼遠與磅礴,但她那獨守深閨,璀璨絢麗,鐘靈毓秀,綽約不群的神韻,即便世間一切繁麗迷人的詞藻,一切高雅浪漫的抒情,對于她也都顯得空泛俗套、做作虛偽了。

我想,只有九寨溝這塊至今忠于職守而未被破壞的處女地,才真正屬于今天具有新的人文時尚,特別是擁有綠色環保觀念的人們所倍加珍愛的生態空間。

“天人合一”,乃儒道兩家殊途同歸的默契。

“認識你自己。”蘇格拉底的徹悟替代了權威的神諭。

九寨溝呢,既瀟灑了他人,亦風流了自己;既感召了他人,也清醒了自己。

幾年前,她經過地震的損害,但很快恢復原貌,即恢復了她的綠色覆蓋下的晶瑩和流淌。于是,呵護和托起九寨就成了阿壩人最大的祈望,同時也是朝覲者的虔誠和理想者的渴求。

九寨溝,她是阿壩的,也是世界的。


11选5缩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