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裝的額吉

發布者:徐晨光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布時間:2019-09-14 14:07:37

 盛裝的額吉

群英

去呼倫貝爾的航班,因為雷雨,起飛時間推遲了兩小時。在候機大廳,我把自己記憶里關于牧區,牧民的影像留存,翻想多遍。

套馬,彎彎的河,彩色轉黑白。大場面,再到馬眼睛的特寫。還有,搏克手,碩壯的露前胸的大漢拍不夠再拍些胖孩子。好多看了這些照片的外地人,見不到摔跤衣裹不住的肚臍眼兒,總覺得沒來過草原;

還有,在一些不知何處的廢棄的羊圈里,雇來的羊倌沖著鏡頭似笑非哭,手里肯定拿著個羊糞鏟子扛在肩上。

亂。這些所謂影像讓人腦子亂。候機大廳身邊的人也讓人亂。抱著手機反復更正飯點的,怨老天爺電閃雷鳴的,還有談大生意的。

這次到呼倫貝爾, 我能拍到什么?鏡頭會真實嗎?說不準。竊喜。飛機在呼倫貝爾落地,心肯定不亂了。牧區絕對不是那個樣子。這樣想著,平平靜靜的畫面自自然然地進鏡頭了。

"我的巴彥嵯崗"音樂會曲目剛落,每個人都開始以鄂溫克五泉山為背景拍照留影,誰,在和一身盛裝的老額吉們留念?

似秀臺,可額吉們原地不動,像親人聚會時沒完沒了的拍照。來者不拒,額吉們慈祥得很。不能打擾,我的相機一直掛在肩頭。

大概差不多了,額吉們向我這邊走來。"多漂亮的馬,咱們和馬照個相,"其中一位說:"這個人照相機大,就讓他照,"邊說邊把手機遞給了我。

我把手機遞還時,額吉用蒙古話問,你是蒙古人還是達斡爾人?我是蒙古人,也是達斡爾人。

兩個額吉向我伸出大拇指。這可是年輕人的手勢:耶。

望著額吉們的背景,我鞠躬。

走向遠方的額吉腿腳不很利索,可是踏踏實實。看著背影,都能想像出額吉們幸福滿足的表情。


11选5缩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