鉤一對鴛鴦枕套做嫁妝

賈秀英

發布者:Taotao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布時間:2019-10-10 11:06:13

都說三個女人一臺戲,而我們同窗共寢的6位女生已經進入古稀之年。前幾天同學的孫女結婚,我們6人都參加了婚禮,婚宴上快樂的老太婆打開了話匣子。

我們都是60年代末結婚的。那時候不講裝飾,講艱苦樸素,先創業后成家。越樸素越光榮。新娘的母親給女兒做一套新衣服就是嫁妝。而新郎則把工作服洗干凈壓的板板整整。褲子有褲線,上衣用一個白色假領襯著,既有氣魄又有風度。當時沒有財禮,婆家給新娘的離娘肉還得幾家湊2斤肉票。朋友送禮是:枕巾、搪瓷盆、暖瓶等生活用品。

我在車間人緣混得不錯,結婚時我師父組織大家隨份子,每人收5角錢,30余名工人合伙買了一條軍用毛氈,看嫁妝的同事們都翹起大拇指。我當時的高興和自豪難用言語表達。

后來,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追求時尚,追求美,把藝術融入到生活里。當時最趕時髦的是鉤萬紫千紅的窗簾,梅花歡喜漫天雪的臺布,鴛鴦戲水的枕套等等。當時布票匱乏,枕頭只有紅布枕芯。鉤一對枕套得用半斤棉線,棉線要票,家里舊的縫縫補補也能用,哪舍得讓我們鉤一年不用半年閑的東西。

有一天趁母親不在家,我翻箱倒柜找到了兩張線票,一張一兩棉線,兩張票才能買2兩棉線。后來母親知道此事,把我訓斥了一頓。

再后來,國家形勢有了好轉,市場上有了滌棉布和的確良襯衣,所以棉線就不太缺乏了,但海拉爾還要票。有人從百貨公司店員手里去買,那時候誰能買到幾團白貓牌線團就是能人了。我同學的嫂子是建設鄉百貨公司商店的店員,她為我買到了白貓牌線團。我捧著它高興得像燕子一樣在寢室里又蹦又跳,連中午飯都沒吃,打開線團鋪上圖案,哼著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“萬物生長靠太陽”的小曲,激動的心情無法用語言形容,因為一直以來的的心愿實現了!


上一篇:追憶慈父
下一篇:故鄉的意義
11选5缩水